查看内容

上外|新加坡环境治理①建设花园城市的经验与

新加坡把建设“花园城市”作为基本国策,40多年坚持不懈抓绿化与环境综合整治,终于从一个贫弱脏乱的岛国蜕变成一个美丽的“花园城”,一个整洁的摩登绿洲,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,为我国城市化建设提供了可以借鉴的经验。同时新加坡环境治理也有许多教训值得我们深思。

新加坡“花园城市”建设实践

从自然条件来看,新加坡是一个地少人多、资源贫乏的城市岛国。据1991年新加坡概念计划(the Concept Plan) 预计,未来新加坡人口达到稳定的设想数字大约为400万,而2013年概念计划对未来人口的预测值则高达690万。因此,新加坡不得不填海造地,土地面积由1960年时的581.5平方公里扩大到了2017年的709平方公里。新加坡不仅国土面积狭小,而且土壤不适宜于耕种,2015年,耕地占土地面积的比例仅为0.79%,水和包括粮食在内的所有农产品都必须依赖进口。对新加坡来说,如何利用有限的资源满足来自商业、工业、住宅和娱乐等方面不断增长的需求,是建国以后始终面临的一大难题。

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曾郑重提醒国民,新加坡所面对的四项基本难题永远也不会消失,其中两大问题就涉及资源匾乏:土地的局限,基本必需品(如大米和食用水)依赖进口。对于资源严重匾乏的小岛国家来讲,严密而有效的发展规划和行动计划是实现国家发展目标的必要手段。

新加坡政府对其生态环境建设的重视,原因也在于建国初期面临的严重生态环境问题。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,受传统陋习及西方工业文明的影响,新加坡的自然环境和卫生状况相当糟糕。当时的新加坡基础配套设施不全,河流污染,街头脏乱,烟雾缭绕,工厂企业乱排乱放。因此,新加坡政府开始着手治理市容,改善城市环境。清洁优美的环境可以为招商引资、旅游业的发展、经济产业的转型升级提供基本保障。鉴于自身发展腹地狭小、创业资本缺乏、就业基础薄弱、人才资源紧缺,新加坡决定从加强生态环境建设着手,寻找独立后发展的突破口,通过打造“花园城市”增强其国民士气,提高核心竞争力。

1.强力推进“花园城市”基本国策

作为世界上第一个把建设“花园城市”作为基本国策的国家,新加坡早在1965年就成立了“花园城市行动委员会”,由总理密切监查,通过专门的行政手段,确保工作的科学性、连续性和严肃性,并作为数十年基本国策坚持不动摇,从而为后续的行动提供了坚实的政策保障,奠定了数十年工作的基础。

2.重视城市布局规划

早在建国初期,新加坡就把科学合理的规划作为政府的工作重中之重,通过聘请国际知名专家,用数年时间详细地制定了概念规划和多层次规划,其中就包括公园绿地系统规划,该规划每10年编制一次,每5年检视并修编一次。新加坡的城市规划中,相当于我国的城市绿地系统规划的“绿色和蓝色规划”部分占了重要地位,其主要特点在于城市绿化带网络化,各类绿地系统形成“点、线、面”相结合的合理布局:点,指小快绿地;线,指道路绿化;面,指大公园、规划区内较大面积的林地。

3.重视绿化景观设计

新加坡园林绿化植物配置经历了绿化——美化——多样化——艺术化的过程。新加坡的绿化规划能够实现,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尊重事实,尊重科学:一是注重城市公共空间的设计,把规划与城市的发展相结合,二是设计标准遵循规章制度,通过科学的规划实现长期健康发展,三是突出最具绿化效果的五种街道的景观设计,即城区的公园干道、森林区的林间道路、海岸线的海岸公路、郊区的乡间公路、主要出入口的迎送公路的设计,这样短期内就实现了绿化和景观设计水平高、覆盖面广的效果。

4.尊重自然法则、科学精神

与大多数其他地区不同,新加坡园林绿化很少见到平板规整的绿蓠、灌木、草坪、行道树和灌木,所有植物皆无刻意修剪的痕迹,尽可能保持自然生长的状态,这样不但营造出了自然的环境,同时减少了由于大量修剪带来的人力、物力资源浪费。在新加坡植物园,双溪布洛湿地等公园,除一些必不可少的车行道之外,人行步道以砂土路为主,台阶多采用枕木、石屑砌筑植草砖等形式,尽可能减少硬地铺装面积,减少阻断树木根系的机会,避免道路对园林植物生长的干扰,保持自然风貌。

5.坚持政府主导管理

新加坡绿化工作由政府主导,采用种、管、养分离的方式运作。近年来每年的绿化预算资金达到了1.2亿新元,其中95%是财政拨款。这些拨款中1/3用于新加坡公园局职工工资;1/3用于开发、翻新公司,1/3用于绿化养护。政府明文规定,所有政府部门都必须承担绿化的责任,维护规划的权威性,没有绿化规划,任何工程不得开工;任何人不得随意砍伐树木,包括自家土地上的老树;报审施工图必须有园林绿化设计;获得批准的规划建设用地要交绿化押金。如果一年内不开工,要没收押金。政府委托专业公司进行绿化。对破坏园林绿化的行为给予重罚。例如香港企业戴德梁行在新加坡砍掉一棵树,罚款和赔偿金达到78000新元;一些大树每棵砍伐成本甚至高达100万新元。因此在新加坡,绿化得到了法律的切实保护,很难遭到破坏。